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专题

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在即 纳吉马哈迪谁主浮沉? | 凤凰彩票

2018-01-07 18:56编辑:admin人气:


【凤凰彩票】

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将在今年举行,但确切日期究竟是什么时候,首相纳吉一如既往地大卖关子,只能按其口风推测会在“2月之后”;但不论落在何时,这场大选肯定是一场龙争虎斗。资源和时机都掌握在纳吉手中,不过他也不敢轻敌,因为五年前那场被喻为“马来西亚有史以来最激烈与最重要的选举”所反映的种种现实,以及这些年来的政治发展,让来届大选更受瞩目。

马来西亚上一次举行大选是在2013年5月5日,那是第13届全国大选。由于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国阵)在2008年3月8日的大选遭遇了“政治海啸”,因此不论是对2009年出任首相、国阵及巫统主席而第一次领军出征大选的纳吉,还是对朝野政党而言,那都是一场关键的战役。

在上届大选后,国阵尽管成功捍卫了中央政权,在全国222个国会议席中赢得133席,但却没能赢回在2008年大选中失去的国会三分之二多数席优势。不但如此,国阵的总得票率只有48.6%,或得票524万张,首次未获过半选民支持。

反观在野联盟人民联盟(民联,现已瓦解),虽然只赢得89个国会议席,却获得562万张支持票,得票率高达51.4%。换言之,若非马来西亚采用的是国会简单多数选举制度,马来西亚早已“变天”。纳吉当时在选后也坦言,国阵只是“惨胜”。

民联一再拿这一点来批评国阵已失去民心,民联才是真正的“民选政府”。民联还一度因此拒绝承认选举成绩。所以,来届大选国阵能赢得多少国会议席及总得票率,势必成为焦点。而这一点,很大程度上会被第14届大选会否使用选区重划后的新选民名册影响。

20180107_news_msia3_Large.jpg
马来西亚全国大选举行时,全马各地都会看到各政党旗帜飘扬的场景。图为2013年大选时,沙巴州仙本那街头被旗海包围。(档案照)

此外,上一届大选对在野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而言也十分关键。选前他一再放话:若民联输了,他将退出政坛。当时,许多政治分析员也认为,该届大选是民联最有可能执政中央的时机,如果民联失败了,安华恐怕就与首相大位“今生无缘”了。

安华已不被视为重要因素

结果上一届大选国阵胜出后,安华以“选举舞弊,需继续战斗”为由,没有退出政坛。不过,他却因为鸡奸案被判罪名成立入狱五年。虽没退出政坛,却被囚于高墙之内,已无法在政治舞台上发挥其影响力。

来届大选,如果是在6月之前举行,安华依然在狱中服刑;如果是在6月之后,尽管安华已出狱,却碍于法令限制不能参选。至于他能否成为“最佳助选员”,带动新的在野联盟希望联盟(希盟)的选情,仍是未知数。这意味着不管大选何时举行,安华已不被视为重要因素。如今登场与纳吉叫阵的,是另一位更有分量的巫统前领袖——前首相马哈迪。

来届大选五大看点

过去近五年,马来西亚政局波诡云谲,有支持者变成敌对者的,如马哈迪与纳吉;有在朝变成在野的,如前副首相慕尤丁;有盟友变成政敌的,如前民联成员党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物换星移,人事已非,各政党及政治领袖之间的利益关系也产生巨大变化,这一切都让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大有看头。

看点一 :“一马”丑闻的后劲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债台高筑、公司将7亿美元(约9.3亿新元)资金汇入纳吉的私人银行户头……这一连串震惊全马乃至国际社会的丑闻,是在2014年底开始发酵、2015年全面爆发。当时,马来西亚第13届大选已过,也就是说,一马公司及卷入此案的纳吉,在丑闻的风口浪尖上并没遇上大选,因此无从得知此事对选情有何影响。

20180107_news_msia4_Large.jpg
马哈迪(前排左二)与慕尤丁(右二)加入希盟,会不会给这个新的在野联盟加分,拿下国阵尤其是巫统的堡垒区,值得关注。左一为民行党主席陈国伟,右一为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中为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星洲日报)

这是马来西亚史上第一起牵涉数额超过百亿令吉的丑闻,也是第一次首相及首相夫人同时面对数亿令吉公帑汇入他们私人户头的指控;国内外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马哈迪的穷追猛打、慕尤丁的公开质疑、马哈迪与慕尤丁因此结盟并加入在野阵营,一同展开“倒纳吉”行动,让纳吉承受一波又一波的压力,但他见招拆招,屡屡化解危机。先是公开唱反调的慕尤丁被革除副首相职,后来是率领专案小组调查此案的时任总检察长阿都干尼突然被撤换,再到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宣布调查结果指纳吉“清白”;加上受委为副首相及巫统代署理主席的阿末扎希为主的巫统领袖的鼎力支持,纳吉不但没有在党内遭“逼宫”,反而巩固了地位。

一马案目前看似船过水无痕,民众也已对此案没有什么新发展而感到疲劳,关注程度大大降低。不过,在野党始终穷追不舍,率先报道此案的外国媒体《华尔街日报》也三不五时爆出新“猛料”,让一马丑闻总是沉寂一阵子后又旧事重提。

另外,美国司法部兴讼以充公被指挪用一马公司资金购买的资产案至今尚未完结,如果在接近大选期间,美国法院揭露什么对纳吉不利的消息,又或者在野党掌握了新内幕再次出击,势必会影响纳吉及国阵的选情。

对于纳吉与政府一再否认贪污滥权,民众究竟持什么态度、是否真的接受官方说辞,或许来届大选能找到答案。

看点二:两代首相的较劲

纳吉与马哈迪决裂,一马公司丑闻是否是唯一的原因,人们不得而知,但马哈迪借一马案频频向纳吉“逼宫”,导致两人反目成仇却是不争的事实。马哈迪还成立新政党“土著团结党”,准备在来届大选中与纳吉领导的巫统一较高下。

马来西亚坊间向来有这样一个说法:马哈迪的“屠龙刀”每次出鞘总有收获,唯独遇到纳吉例外。

马来西亚媒体曾细数马哈迪过去扳倒过的政治巨人,包括其副手慕沙希淡、安华,以及他“钦点”的首相接班人阿都拉,甚至连马来西亚国父阿都拉曼,也因马哈迪而下台。

据媒体报道,1969年五一三种族流血事件后,马哈迪曾写信给阿都拉曼,指后者的亲华族政策导致五一三事件;随后马哈迪一再公开批评阿都拉曼,间接导致后者下台。

20180107_news_msiacollage_Medium.jpg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不仅是朝野之间的对决,更是纳吉(左)与马哈迪之间的较量。(路透社/法新社)

马哈迪被喻为“政治屠龙手”,是马来西亚多位正副首相的政治终结者,但只有纳吉,马哈迪始终拉不下马。有人说,这是因为马哈迪退位多年,人走茶凉,影响力今非昔比;也有人说是因为当权的纳吉掌握资源,占得优势才能抵挡马哈迪的凌厉攻势。

曾执政22年、在马来社群有一定地位与影响力的马哈迪,真的已不复当年勇了吗?他领导的土团党,能不能在国阵的堡垒区——乡区及马来区重创巫统,成为希盟击败国阵的助力?

至于在巫统获得党上下全力支持的纳吉,是否也同样获得党外民众的支持,端看来届大选国阵尤其是巫统的成绩了。可以这么说,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不仅是朝野之间的对决,更是纳吉与马哈迪之间的较量,看看谁更胜一筹。

看点三:选区重划的影响

去年9月,选举委员会相隔13年后再度划分马来西亚半岛选区,尽管数量上维持不变,但在总数222个国会议席中,有128个的选区被重划——扩大或缩小,这不仅让选民人数明显增减,更直接影响在野党的胜算。

在野党和非政府组织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净选盟)都抨击这次选区重划,是只对国阵有利的不公正选区划分(gerrymandering),是马来西亚史上最大的选区操弄,足以左右未来三届大选的成绩。

20180107_news_msia6_Medium.jpg

根据过去马来西亚选区重划的经验,每一次都会令在野党的选票大幅分散。以选委会这次提出的建议为例,雪兰莪州在野党的强区,尤其是上届大选多数票高于10%的选区,重划后人数暴增介于5.5%至76.1%。而在野党多数票仅有5%至10%的灰区却“缩水”——选民人数降幅介于4.6%至42%。其中最大的争议,在于选民人数过于悬殊。在一些对国阵有利的选区,尤其是乡区,可以1万多人就划出一个选区;但在城市区如雪州在野党强区,一个选区可以多达15万人。再譬如巫统发源地柔佛,以及国阵“定存州”沙巴和砂拉越,三州的国会席位总数就高达82个,占国会席位总数的37%。

国阵在上届大选就面临总得票率不及在野阵营的尴尬局面,被指“胜”得不够漂亮。如今选委会赶着在大选前完成这个有利于国阵的新选区划分,且如果真的在第14届大选时采用,究竟会如何影响大选成绩及马来西亚朝野政党的政治版图,确实令人关注。

看点四:巫伊合作的威力

上届大选国阵无法如愿重夺国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席,而国阵重要成员党马华公会,竞选37个国会议席和90个州议席,只赢得7国11州,其中国席从15个减少逾半至7个。马华为此遵守时任总会长蔡细历在选前许下“成绩差过上届大选就不入阁”的承诺,令马来西亚出现有史以来首个没有马华代表的内阁。

当时纳吉把大选成绩不理想归咎于“华人海啸”,即华人一面倒支持在野党。尽管他随后强调自己仍会继续成为“全民首相”,但其言论还是掀起波澜,令种族问题变得更炽热。

后来,伊斯兰党和民主行动党因伊斯兰刑事法课题而断交,民联宣告瓦解。此后,伊党开始和巫统越走越近,巫伊合作传闻再起。纳吉多次向伊党释出善意,称赞伊党是“具建设性的反对党”,还说巫统若与伊党合作,是“成熟政治”的体现。

20180107_news_msia5_Large.jpg
2015年12月,纳吉(左)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罕见地在公开场合同台,引发巫伊两党将在大选中合作的揣测。(星洲日报)

巫伊两党如果合作,首当其冲的必定是人民公正党。过去,巫统和伊党是马来选民的两大归属,直到1998年安华遭马哈迪革职并入狱后,其支持者成立了公正党,不少原本支持巫统的马来选民转而支持公正党。

不过,公正党的领袖虽然以马来人居多,但它却是一个多元政党,而且更像是安华的“个人政党”。对一些相对保守、种族主义色彩浓厚的马来选民而言,公正党不是首选;对安华支持者而言,除非是死忠派,否则一旦安华的光环失色,自然也会弃公正党而去。

当安华的号召力不再,巫伊两党又高举“马来人大团结”的旗帜合作,其结果如何可想而知。如果巫伊合作取得大胜,巫统就无需再去讨好华人选民。届时,马华在国阵中的地位将更低落,甚至式微,而华人选民也可能因此不再回流国阵。若形势真的如此发展,过去人们担心的“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的种族分化局面将成为事实,马来西亚极可能从此走上种族对立的危险路线。

看点五:希望联盟的实力

马来西亚之前的在野联盟“民联”,是由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于2008年大选后组成的。

不过,三党因为伊党执意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而关系生变,伊党和民行党于2015年6月宣布断交,导致民联瓦解。

随后,民行党、公正党与从伊党分裂出来的国家诚信党结为新的在野联盟“希盟”。马哈迪的土著团结党成立后,也与希盟组成在野大联盟,准备在大选时合作,避免出现三角或多角战,让国阵坐收渔利。

来届大选,是希盟成立以来第一次出战。少了伊党的希盟,是否能和民联一样获得选民支持,被视为两线制的替代阵营?

在野阵营之所以会失去伊党,很大程度上跟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在2015年2月病逝有关。聂阿兹离开后,伊党即闹分裂,保守派随后在党选中大胜,开始走回神权主义路线,促使全军覆没的开明派集体出走,另起炉灶成立了国家诚信党。

做为“老牌政党”,伊党拥有一定的支持者,即便内部分裂,也不至于影响基本盘。希盟没了这个实力雄厚的盟友,要再现民联时代的辉煌有一定难度。

希盟还失去另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于2014年4月不幸遇车祸身亡的民行党原任全国主席卡巴星。卡巴星和民行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一样,是“火箭”(民行党党徽)的灵魂人物,更是马来西亚家喻户晓的政治明星。

从上届大选至今,希盟已失去三名大将——入狱的安华,以及逝世的卡巴星和聂阿兹。这三位都是深具个人魅力与政治号召力的领袖,来届大选,希盟的舞台上少了他们的身影,对这个新的在野联盟而言,是验证实力的一大考验。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puwo.org。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金正恩:给予同胞支持 朝鲜有意派代表团参加韩国冬奥会 | 凤凰彩

金正恩:给予同胞支持 朝鲜有意派代表团参加韩国冬奥会 | 凤凰彩



返回首页